美工刀搏击术Irre

我不想取标题

我当众击杀娜娜女士

Hannah:

*是我自己搞的世界观(高亮)
*是美工刀老师把我们第二个火花弄死的惩罚 @美工刀搏击术Irre
*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把之前的剧情进行改动,如果不ok,就当它是另一个平行世界吧












  这是他们在进入监狱后第一次看见阳光,Noel已经厌倦了监狱里那些用劣质灯泡伪装的星星,他甚至想和Liam一起趁夜晚去把所有的灯给打烂,至少这会让他舒服一点。他的右手边是Liam,他看起来一点都不畏惧即将降临到他身上的厄运,噢哈哈哈哈,看吧,他还在向那个守卫讨要着香烟,如果这是在那些娱乐节目上他绝对会被主持人说成是来自贫民区的疯子,他们总是瞧不起贫民区的人。Noel没有后悔自己加入反抗军,因为自己至少给家人和贫民区的那群小孩带去了那些屁用没有的希望,至少反抗军的那些人是这么说的,不过他只期望那些废物反抗军能把自己该得到的那些钱打给妈妈。
  


  Liam在大笑着,他没有像旁边的那些等待执行死刑的犯人一样提前给自己搞个人生的走马灯,他觉得自己今天应该就会解脱了,听那些在贫民区里活到100多岁的老人说人死后似乎是会去天堂和地狱,Liam想,自己等会儿一定要拉着Noel一起跑去天堂,如果自己被之后的犯人超过了,他绝对会大闹一场。今天的太阳有点刺眼,仿佛是在刻意嘲笑他们两个一样,就像在台下的那群看热闹的富人区居民,Noel认为他们在给他和Liam欢呼,自从乐队解散过后他们就再也没有遇见过这样的状况了,他现在还有点小高兴。叛徒该死?不不不,Noel从不是叛徒,他至始至终都不是,这一点我想Liam最清楚,他只不过想让自己和妈妈过上好生活罢了。有人在向他们扔石头,甚至其中几个还砸中了Liam的脑袋,Noel有点不耐烦了,他不想自己的弟弟被其他人欺负,万一他被砸傻了自己以后就没有可以陪自己吵架的人了,Noel挣脱守卫的禁锢跑到边缘冲那群幸灾乐祸的傻逼大吼着,如果他们再向Liam扔那些恶心的石头,他就下来把他们的头拧下来扔去给那些小孩子当足球踢,这很有效,至少那些胆小怕死的人没有继续扔东西到台上了。


 
  皇宫的发言人开始讲话了,这时下面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他依旧先开始进行着赞颂皇帝的部分,听那个满嘴喷粪的傻逼讲那个脑子里装的都是钱的狗屁皇帝?Liam有点烦躁了,他用脚向发言人的方向踹了一个刚刚从下面扔上来的石头过去,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甚至连发言人都停下了讲话死瞪着他,不过Liam面对这些人虚伪的怒视并没有退缩,他的脸上还是挂着与之前同样的微笑。


 
  “操...............直接执行!直接执行!把他们两个的头给我砍下来!”


   发言人失态得大喊着,身上的那种绅士感在那一瞬就和他的命令一起飘走了,说实话,还没有几个人能让他这样,去年暗杀王子的刺客例外,他到临死的时候都还讲着低俗的笑话。


  “Noel,我会先死还是先感到痛”


   
    被先押上去的Liam这样问着Noel,他有点不喜欢那个断头台,它很丑,上面的那把刀甚至都有点钝了,这在他看起来是这样的。Liam搞不懂贵族的人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这么多世纪过去了却还是用着这样的方法执行死刑,他们难道连买点先进科技的钱都不肯出了吗?


     “我还以为他们之前说没有钱去买希尔特晶石是闹着玩的”


     Liam故意把这句话大声说出来,好让他再看一眼下面的人气得像猩猩那样乱跳。他被摁在了断头台上,所有人都在欢呼,甚至还有几个胆子大的吹响了口哨,Liam有点想念以前和乐队在酒吧演出的日子了,不过现在也不错,至少Noel还在这里。每个人都有发表遗言的时间,这是皇帝的最新规定,Liam觉得这是在浪费时间,他不想多说什么,因为贫民区的孩子都帮他说完了,直到发言人催促他赶快说几句话糊弄过去的时候,他看着Noel,眼睛里充满着不舍。


      Liam害怕死亡吗?他害怕。
  


   “No one could break us,No one could take us.”


    Liam选择了自己曾经写的歌词。


   他闭上了眼睛,而刀片也从高处落下,这中间的时间似乎异常的慢,他好像听见Noel说了什么,管他的,反正自己现在已经死了。



   Noel看着自己弟弟的鲜血从断头台渐渐流向台下,他没有哭泣没有悲伤只是呼吸突然变得有点麻烦。一群人瞬间从那滩鲜血边散开,那些愚蠢的吃人肉的胖子认为这很恶心?难道他们残杀仆人的时候都没见过血吗?Noel露出了鄙夷的表情自己走到了断头台上,他们同样给了他发表遗言的时间,这个时候Noel有点犹豫了,自己该说的点什么?共和国万岁?去他妈的吧,这跟皇帝万岁一样恶心。他想到了Liam,这时候自己那个弟弟一定在等着他,操,等他慢点过去Liam绝对会在面前上窜下跳用脏话指责他让后面的那些监狱里的傻逼抢先了,Liam这样很吵,Noel也不想让这样的情况发生。他随便说了几个单词,接着就进行了死刑,下面的人欢呼声更大了,旁边的记录官敲下了几个字后就拿着一叠厚厚的纸张走开让接替她的人坐在上面,她跟后面那的记录管交接工作卡时忍不住聊起了刚刚的死刑。


    “兄弟之间产生了爱情?那真恶心,你知道后面那个哥哥说什么了吗?他说他爱那个弟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几天希尔日报有的聊了”

评论(5)
热度(5)
  1. 美工刀搏击术Irre一盒冰淇淋 转载了此文字
    我当众击杀娜娜女士

关于我

热熔胶使人心狠手辣
© 美工刀搏击术Irre | Powered by LOFTER